秋葵榴莲app官网

1

秋玹打字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那行字无言了半晌。

虽然这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但是当这样直白平铺直叙到血淋淋的事实就如此摆到她面前时,终是忍不住为这样的既定事实而深深战栗。那个男孩子从此停留在了本该是一切刚开始的年纪,因为某些人的一己私欲而散落各地。

“对了,听说你是秋幕朝的孩子?”严回随手脱下戴着的橡胶手套晃了晃,貌似不经意地开口:“也难怪千目会缠上你。”

“哦,为什么?”

严回哼笑两声。

“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啊,也不知道秋幕朝看到这样会是什么心情呢?算了,不过反正也无所谓。告诉你,秋幕朝最后就是因为帮着秦家解决了千目所以才隐退的,或者说,也没有完解决,因为这样的话千目就不会重新出现在这里了。”

“她给秦家下了诅咒。”

秋玹洗耳恭听状了一会,才发现严回在这次停顿之后根本就彻底闭上了嘴没了后文,她眯了眯眼睛,道:“所以然后呢,是什么诅咒?”

“我怎么可能知道。”严回一脸理所当然的莫名,“我又不是秋幕朝,也不是秦家任何一个当事人。与其问我不如去问秦家人,你们不是玩很大吗?”

秋玹:?

“行了,没事的话你就可以回了,记得去白薇卧室里找找有没有牙齿。”

秋玹面上十分顺从地应下,右手将藏于口袋中的白薇布偶又往深处塞了一些。

穿着迷你裙日系美女亭亭玉立户外写真

她从警局走出的时候日轮才刚刚下山,正想着反正现在回去也没事做不如直接去吃晚饭,就在商业街的拐角处听见了一个女人打骂孩子的声音。

穿着打扮还算讲究的女人此时正毫不避讳地当街辱骂着身边的男孩,用词言语都十分粗鲁,讲到激动处便直接上手拎起孩子的衣领几个耳光就这样上去。

那个瘦弱的男孩子闷声不吭地任她打,只是嘴唇咬得死死的,眼泪一滴一滴地砸下来,那泪水却引起了女人更大的反感。

路上已经有人看不下去想要出言阻止了,女人朝着路人冷笑一声,贴着精致水钻的指甲向后撩了一把凌乱的发丝。“对没错,他是我儿子,虽然我都不想承认这一点。您是不知道,这孩子再不打就废了,您知道他干了什么事情吗?他们老师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他不仅偷同学的东西,更是都偷到老师头上去了!”

“我平时也没少教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我叫他把东西还回去道歉他却死活不肯,您说是不是欠打?”

那个原本好心上前想要帮忙的路人随着女人的一句句话语,再看向男孩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快吸引到路人的围观,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起来,字字句句间都充满了对于男孩的不齿与鄙夷。

见人群这样议论自己的儿子,那女人却反而竟然有点成为焦点的洋洋得意。她随即跟随着第一个路人一起开始大声在人群中羞辱起自己的儿子来,纤弱的男孩自始至终低着头,尖利如刀割的话语径直穿透他的耳膜,那围观着的浪潮仿佛一个个拿着刀叉的教徒在分食着餐板上的肉糜。

期间,男孩低垂着的头一直没有抬起来过。

太荒唐了。

这时,一个少年突然拨开人群大步走了过来。他一手勾着男孩的肩膀一言不发地带着其往前走,一手始终牢牢抵挡在胸前不让四周的人潮波及到他。

“站住,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就这么带走我的儿子?”

短暂的怔愣后,女人率先气急败坏道。穿着宽大机车服的少年顿了顿,回头看了她一眼。“原来你知道他是你儿子啊。”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啊也太不懂家教了吧,我告诉你……”

“就是啊小伙子,人家妈妈教育不听话的小孩教育得好好的你来打什么岔啊。”

“就是就是,啧啧,好人家的孩子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吧,怕不是也是……”

秋玹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紧握着拳头的吴恒宇与仍然低着头的元懿,轻轻叹了口气。

她拍拍前面人的肩膀示意着让让,就径直越过两人走到那名打扮精致的女人面前,窃声耳语道:“帝豪娱乐酒店前台陪酒公关,看来等会是还要再去上晚班?”

女人原本还骄纵的脸一下子转变了脸色,她像是盯着什么妖魔鬼怪一样盯着秋玹,喃喃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想被人知道的话还是不要再多找麻烦了,我们有事请你儿子去吃个饭,晚上的时候会好好地给你送回来的,你安心去上班吧。”

女人喉头哽咽着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愣愣地看着不请自来的两个陌生人一副熟识的样子带走了瘦弱的男孩。

走出一段路后,吴恒宇搭着元懿的肩,仍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那个女人不是你妈妈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啊,也太过分了!哦对了秋玹,你刚才和她说了什么啊,为什么突然就放我们走了?”

“就提了一嘴她的工作而已。我在那份班级档案袋上看见的,如果你觉得我冒犯了你妈的话我道歉。”秋玹耸耸肩,同样安慰性地拍了拍元懿的肩。

“吃什么,还是去那家面馆?”

“元懿,你想吃什么,我请你们。”吴恒宇蹲下身去看毫无反应的男孩,男孩仍低垂着眼睫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最终,似乎被吴恒宇的坚持所打动。他微微抬头看了吴恒宇一眼,就轻轻摇了摇头。

秋玹清了清嗓子,“吃什么都行,但是我有个问题。他们说你偷东西,你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还是只是被栽赃陷害?”

“……”

“那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他们的,我只是在替……拿回本该就属于他的东西,我没有偷。”

说道这里,元懿终于抬起头来,瘦削的眼眶中满是泪水。“我没有偷……偷东西的人是他们,为什么都要来怪我……不要怪我……”

“好了好了,也没有都怪你,只是……”

“铃铃铃——”

秋玹掏出手机,在看清楚联系人的姓名之后冲着对面的两人比了一个嘘声,接着接起了电话。

“对,我现在在外面,正准备吃饭……嗯,我身边还有两个人……啊?这样啊,那我马上回去。”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是姜遇的电话。”秋玹捂住话筒面向他们,神情肃穆。“他们在秦家,搜出了卢照坤的尸体。尸体拼起来正好可以拼出一个小男孩的身形。”

“等等等等,”吴恒宇挥手打断了她,“什么叫尸体拼起来正好可以拼出一个小男孩的身……我草,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所以现在……”

“带上我吧!”

“我得回去了你带他去吃……你说什么?”

“把我带上吧。”元懿仰头注视着秋玹,眼神坚定。“卢照坤是我唯一的朋友,而且当初他出事的时候……总之,我想要弄清楚真相,想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秋玹垂下眼睑看着纤弱得像个小姑娘似的男孩子,“对着自己唯一的好朋友吐出来,好像也不太好吧。”

……

“呕——”

“呕————!!”

秦家被清理出来的客厅内,一行人神情凝重地看向地上陈列着的几滩人体组织物。早在一开始踏进大门看到这一切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之后,元懿就几乎立马将胃里仅剩的酸水都给吐了出来,目前正被人扶到门口坐着休息。

还好刚才没请他吃饭,不然不都浪费了。秋玹这样庆幸着,一边踱到了姜遇身边去看现场勘探报道。

虽然肉块已经经历了长时间的自然分解腐蚀,但是根据人体骨络信息对比,还是能从数据库中发现这显然就是属于失踪多年的卢照坤的尸体。

他们是从墙壁中发现这些尸体碎片的。

这些被剁成数块的肉块分别分布在秦家三层上下各处不等,他们花了将近整整一天的时间从墙壁中挖出了被镶嵌在其中的各部分人体组织,一共108块。而根据法医传回的现场拼合报道来看,还有起码二十块是没有找的。

“简直丧心病狂到令人发指!”饶是经惯了大场面的姜遇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失控。“他被害的时候才多大啊,那么小的孩子,连发育都没有发育完的孩子。被人活生生剁成一百二十多块……他怎么下得去手的啊,这畜生,真是,真是……”

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此时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一旁老何也紧跟着摔了手中的后续报告,脸色铁青。

是秦南浔做的吗?秋玹又细细看了遍档案袋,一时却觉得她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警官你要相信我们啊,秦家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真的,我在秦家干了将近二十多年了,要说了解肯定是很深的,特别是秦二先生,他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啊!”阿莲面色惨白地不敢往拼接尸块的地方多看一眼,只是中气不太足地这样说道。

“就是啊警官,你们可以去查的,南浔一直有在资助希望小学工程,每年都会捐款的,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啊!”

“别跟我扯那么多!”姜遇猛地一拍桌子,将老太太与阿莲两人吓了一跳。“现在只需要回答我,你们对于墙壁藏尸这一事是否知情,其他的事我们自然会处理好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警官!”阿莲哭天抢地地抢在老太太之前开口,神情激动不似在作假。“要是我知道了我每天都和这么一具尸体同处于一个屋檐底下,我还用手去摸过墙壁……我肯定死也不愿意待在这里啊。”

“对了,之前秦家有请过装修工来对房屋翻新过一次,可能是那些人趁机带进来的吧!我冤枉啊警官,你一定要相信我!”

相较于阿莲的振振有词,老太太整个人便显得平静了许多。

“我确实不知道我们家的墙壁中会有这个,只是南浔毕竟是我的孩子,我相信他不至于做出这些。至于……你们为什么不去调查调查那个女的,叫什么、白薇?”

“白薇已经死了。”

“我知道。”老太太镇定自若地坐在了客厅未来得及被完收走的沙发椅上,“说不定就是因为畏罪自杀的,谁知道呢?”

虽然这话一听上去就是明显的在为秦南浔开脱,但姜遇还是尽职尽责地将这段话也给录了进去。秋玹待在屋子里看了会,目光触及到像个幽灵般丝毫没有存在感站在一边的谢管家,悄悄凑过去问了句:“秦九渊今天一直都不会回来了吗?”

“秦先生说他今晚要在公司通宵,还有,”阴沉的管家操着一口机器人冰冷器械的口音硬邦邦地说道,“下次不要直呼秦先生名讳,太不礼貌了。”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吴恒宇扶着仍没有缓过来但是不再反胃了的元懿缓缓走进门。在看到元懿的脸后姜遇楞了一下,随后又翻出档案比对一下发现还真是真人。

“嘿,小朋友,来这边。”他管理了一下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温和一些。“卢照坤是你的同班同学吧,叔叔想要问你几个问题。如果配合得好就有奖励,怎么样,好不好啊?”

元懿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呃,那么第一个问题,卢照坤生前在班上是否与其他同学曾发生过口角肢体碰撞,有的话具体都是些怎么样的呢?”

元懿垂下头,似乎是回想了一会,他这样说道:“口角倒是没有,因为他脾气很好几乎很少跟别人吵架过。就是班上一直有两个……男生,可能是嫌弃卢照坤长得太精致了,反正那件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什么动作了。”